图片故事:“地下拓路者”的别样跨年

  夜幕降临,津城华灯璀璨,海河流水闪烁着波光灯影,游船在流光溢彩的河道缓缓驶过;天津最繁华的滨江道上,购物的人潮涌动,很多年轻人欢声笑语,等待着2015新年钟声的敲响。   而这座城市的地下,瘦弱的老夏头戴安全帽,正远远走在空荡荡的隧道里,重复着日常工作。年近半百的老夏是中建六局天津地铁6号线徐庄子站机电部经理,名叫夏卫兵,一个从事地下盾构施工多年的老兵。   作为天津市目前在建最大的轨道交通工程,地铁6号线的建设进度一直备受市民关注。2015年将是天津地铁6号线盾构施工的收官之年,如何在确保安全质量的前提下加快盾构掘进速度,早日实现贯通,是老夏头和他的“90后”徒弟们在新年到来之际的“愿望”。   “小树不修不直流,每天我都要和他们强调,运送管片的轨道上要保持清洁,一来可以确保管片运送平稳,不出现磕碰;二来不影响运输效率,这不他犯懒了,被我抓个正着。”新年夜,老夏认真梳理了从业多年的经验,打算作为“新年礼物”送给他的爱徒们,开口却是对徒弟们严厉的批评。   尽管口头上对徒弟小李很不留情,但老夏最终还是拿出自己当年的工作日志(复印版),当作“新年礼物”送给了爱徒。   “我们每天的‘地下工作’都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容不得半点马虎,师傅要求‘零误差’。”等待管片拼装的小李给记者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盾构施工就好比穿针引线,盾构机需要从一公里以外的始发井出发,而且要丝毫不差的从出洞口出井”。   管片拼接完毕,小李开始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大小小几十组随时变动的数据,对每个参数进行严格控制。根据不同的水文、地质情况,所面临地下构筑物和地下管道情况,及时操作。   此时,已是夜晚10点06分,距离新年还有不到2个小时的时间。而老夏还在与徒弟小李及劳务队的工友们一同清理管片上的泥土。他抖了抖身上的灰尘,“没有办法,他们都说我有洁癖,可是我就有这么点爱好。”老夏打趣道。   按照施工要求,地铁6号线徐庄子站要双向始发四台盾构机,才能满足工期要求,这对老夏头来说无疑也是个挑战。他每天要行走于“四条隧洞”之间数次,随着盾构掘进的不断深入,一天下来差不多要走8公里,光是走路就占去他每天大半工作时间,他的鞋底明显比其他人薄了些。   “因为没有参照物,每天穿梭于隧道也不会觉得累,这里冬暖夏凉。”老夏露出憨厚的笑容,话未说完,他又马不停蹄地转战下一个盾构隧洞,去看看另外的一个徒弟。   等忙完主要的工作,新年的钟声也早已敲过,老夏和记者一前一后走在悠长的隧道内,看着一片片严丝合缝的管片、圆滑流畅的内壁结构,他会用手机记录“隧道成长”的每一天。老夏话不多,但是与他一天的接触,深刻感受到对他的“战场”的热爱。   走出地铁隧道时,昏黄的路灯下,老夏用力伸伸疲乏的身体,揉了揉略带疲惫的眼睛,他需要回宿舍休息了。寒风中,手机来了信号,短信接二连三的送到了手机里。   “是家里人。”老夏朝记者挥了挥手,道了声“新年快乐”,身影走在夜色中。此时,西北风正呼呼作响。   就在不久前,这座城市里的人们以不同的方式热闹的迎接着新年的到来,而现在,静谧的夜连同带着美好祝福的人们一同进入了梦乡。而在二十米深的地下,“地下拓路者们”还在为这座城市的梦想坚守着。(完)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