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长安剑评女记者为爱远嫁屡遭家暴:隐忍退让只会自断生路

  6日,另一个“拉姆”刷屏了。   她叫马金瑜,是一位曾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媒体人,为了爱情,她远嫁到西部一个闭塞地区,生儿育女。   别人眼里,她养蜂养花,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可在现实生活中,她忍痛挨打,长期遭受着家暴欺凌。 马金瑜和丈夫扎西   受过高等教育、获得过专业领域大奖的马金瑜,为爱辞掉工作远赴他乡,嫁给青海蜂农做助农电商,这本是一个多么奇妙而美好的故事。   然而大家都仿佛只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局——她自述一次又一次被丈夫殴打到大小便失禁、骨折、昏厥,下身不断流血……那些场面,简直无法想象。 《致富经》中的马金瑜   看了她的故事,长安君五味陈杂,心里有些话想说——   隐忍的羔羊,只会助长野蛮和嚣张   马金瑜遭受了多年的家暴,却选择一次次隐忍。也许她在依赖习惯与深陷恐惧之间不断徘徊、矛盾、犹豫,却又无从选择;也许她的认知观早已在多年家暴婚姻中扭曲,一直在自我检讨、迎合对方,已完全失去了自我。   施暴是一种瘾,一旦开始,覆水难收。殊不知,隐忍也会上瘾,一次将就,次次迁就。   所庆幸的是,忍了多年后,马金瑜终于敢揭开这个脓疮。紧闭房门里那几平米的空间,从来就不是法外之地——家暴,绝不是家务事;受虐,本不该再隐忍。隐忍退让只会自断生路!   隐秘的角落,本就该照进阳光!   “零容忍”是共识,更是政法机关的态度   两口子闹别扭,本就是两个人的事;但若触及法律的底线,必然会被追究到底。当一个人把家暴当成家常便饭,政府和法律必当挺身而出,对施暴者依法严惩,对社会恶习坚决革除!   法律是保护被家暴者最可靠的盾牌。   在去年,美妆博主宇芽哭诉被家暴的当天,当地公安机关就已经介入调查,当晚就通过媒体发声,回应公众对公平正义的期待。这不是一个个案,近年来,法律对惩治和防范家暴的大网越织越密实。   2015年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2016年《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从政法机关到民政、村(居)委会,从妇联到共青团、工会,社会力量被充分调动起来,预防、发现、惩治、救助职责清晰、贯穿全程。   维护“家门里”的安全,已经成为各部门共同的职责。   舆论的善意,是良知的回归、社会的进步   家暴是违法的,并且在全世界范围内隐秘的存在着。家暴不应被贴上地域和民族的标签,经济发展水平、乡风民俗也不应是家暴的“挡箭牌”。   面对马金瑜遭受家暴,不应去考虑“为什么挨打”,而应将“决不能打”做为共识——舆论的关注点,更应聚焦于如何在法治的框架内严惩施暴者,如何更好的保护弱者的合法权益。   家暴不仅是家事,更是社会的事。社会成员对任何形式的暴力给以最明确的反对,对任何施暴者给予最一致的谴责,对法律提供的解决方案给予最大程度的期待,是一个社会文明与法治的里程碑;从原先的沉默不语,到现在一个个敢于站出来的受害者,也正是社会进步的表现。   厚植现代文明的根基,经济社会才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发展成果才能反哺文明的进步。   最后,长安君还想说——  比起事后拿起法律武器,更重要的,是真正活出自己人生的底气。能保护你的,除了法律,更是自己。   自我救赎,才是最大的救赎!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