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豆设备网

信托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信托 > 重磅!湖北日报独家揭秘省委巡视组的故事!

重磅!湖北日报独家揭秘省委巡视组的故事!

省委巡视组是干什么的?

巡视组斗智斗勇查贪腐有哪些故事

巡视组发现问题、形成震慑有哪些方法?

巡视干部是些什么样的人?

近日,湖北日报全媒报道组

独家走进省委各巡视组蹲点采访

为您揭开巡视组的“神秘面纱”

独家揭秘之一

省委巡视组

敏锐查找政治偏差的那些故事

“后面有辆车偷偷跟踪我们!”

“不怕!我们甩掉这个尾巴!”

不久前的一天,正在荆州市某区巡视的省委第八巡视组副组长桂流发、巡视干部石振贵奔赴长江边一家偷偷排污的企业明察暗访,遭不明车辆跟踪。

桂流发故意让司机停车等着这个“尾巴”。“尾巴”一时不知所措,掉头就跑。桂流发机警地指挥司机猛踩油门,“尾巴”被甩掉了。

最终,桂流发二人查清了那家企业排污的事实,移交并督促当地区委进行了整改、查办。

聚焦长江大保护开展巡视监督,是省委巡视组强力推进政治巡视的一个缩影。

助力三大攻坚战:

洪湖休闲农庄要拆除了

进驻长江沿线市县的各巡视组迈开“大脚板”,沿长江岸线明察暗访化工企业搬迁、非法码头整治、江水污染治理等情况,发现问题,督促地方党委整改,把长江大保护的政治责任落到实处。

与长江相通的洪湖是湖北第一大湖,有“湖北之肾”的美称。

云雾湖休闲农庄,坐落于洪湖一角,风光秀丽,是洪湖市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然而,省委第七巡视组走访发现,该农庄建在洪湖围堤上,经营餐饮、住宿等,排放生活污水,还占用了3000多亩湖面开展种植养殖、游艇等业务。

巡视组对该农庄展开调查时,农庄负责人拿出多个证照,证明自己在此经营是得到许可的。

巡视组到多个部门了解情况,听取专家意见,最后得出结论:“农庄应该拆除,还洪湖以洁净!”

省委第七巡视组向洪湖市委反馈巡视情况时指出:“贯彻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和省委工作要求有差距,在推动落实长江大保护等方面成效还不明显。

洪湖市委、市政府表示,将尽快整改落实。

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重中之重是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对精准脱贫工作不落实问题,巡视组明察秋毫,决不放过。

“这家以前是无房户,现在亲戚把房子借给他们住了,村里把他们列为脱贫户。”在荆州市某区一个村,村干部向省委第八巡视组汇报。

“住上了亲戚的房子就脱贫了?”巡视组干部王建军觉得不对劲,放下手里的脱贫户花名册,直奔农户家实地探访,结果发现夫妻二人一个肢体残疾、一个智力残疾,住的还是危房。

“贫困户怎么能住着危房‘被脱贫’呢?”王建军当场严肃批评,村干部惭愧地连声认错,迅速纠错。

重磅!湖北日报独家揭秘省委巡视组的故事!

省委第二巡视组组长沈东升深入农户明查暗访。

督促扫黑除恶“打伞”:

仅13天查清涉黑涉恶及保护伞证据

黑恶势力是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毒瘤,人民群众深恶痛绝。为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掘进,巡视组坚决亮剑。

省委第八巡视组干部孟川、张正伟等人在荆州市某县巡视时,监督检查当地扫黑除恶“打伞”情况。

查阅县公安局工作报告时,其中一个蹊跷的细节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报告提及当地一个名叫江霸(化名)的人的违法行为时,对江霸的基本信息如电话号码等竟然填写“不详”。“常住人口的基本信息,公安机关怎么可能不知道?”孟川、张正伟决定对江霸的情况进行深入了解。

他们多方寻访,了解到江霸及其众多马仔为非作歹、寻衅滋事,强收酒店保护费,强揽拆迁工程,气焰十分嚣张。

群众反映,这股黑恶势力买通当地少数干部,除个别领导干部庇护外,还有个别公安干警充当他们的保护伞。该团伙成员曾因殴打一名交警被拘留,次日就有人打招呼把打人者放了。

反映的情况是否真实?孟川、张正伟冒着危险,多方寻找证据。

当地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知情但害怕报复,一开始不敢讲出实情。“他们有靠山啊!”这位书记担忧地说。“他们有靠山,我们也有靠山!我们的靠山是党中央和省委!”孟川说,党中央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态度坚决,省委派我们来巡视,就是要向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亮剑。

两位巡视干部的凛然正气,深深打动了这位书记,他把自己掌握的情况和证据一口气都说了出来。之后,其他干部和群众也纷纷鼓起勇气说出了实情。

二人仅用13天就摸清了江霸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的有关情况和犯罪证据。

巡视组迅速按有关规定和程序向荆州市纪委、县委移交问题线索,要求县委彻底整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动不力问题,建议异地用警打掉江霸黑恶势力并深挖细查背后的保护伞。

目前,此项工作正按照巡视组的建议推进。等待江霸一伙及其保护伞的将是法纪的严惩。

整治形式主义顽症痼疾:

书记一天调研16个村?弄虚作假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顽症痼疾,也是巡视利剑紧盯的重点目标之一。

巡视江汉平原某县时,省委第八巡视组仔细检查一名基层党委书记的工作日志,发现他有一天跑了16个村搞基层党建调研,工作日志中还配有图片作为佐证。“一天跑这么多村,跑得过来吗?况且,村与村之间相隔很远。”巡视组对两名办公室工作人员刨根问底。

面对追问,两名工作人员面露尴尬。他们承认,这个行程是编造的,作为佐证的图片也是移花接木而来。“为什么要编造书记行程?”巡视组问。“因为对上要报书记一年下基层调研多少次,我们帮忙把次数编多一些,显示书记工作很深入很扎实。”工作人员说。“这是典型的形式主义,做表面文章。”巡视组严肃批评,要求他们将假行程记录作废,实事求是记录该书记的行程。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