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豆设备网

研究生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研究生 > 川大清退上百名研究生 他们为何会被清退?

川大清退上百名研究生 他们为何会被清退?

  11月10日,四川大学法学院在官网发布《研究生退学处理决定的公告》:依据规定,经学校授权由分管副校长主持的专题会议研究决定,对因在学校规定的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的28名研究生作退学处理。

  学生在校期间,需满足哪些条件才能顺利毕业?学校规定的学习期限是否合理?导师应如何指导学生完成学业?就这些热点问题,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12日独家采访了四川大学研究生院负责人。

  清退学生有依据

  在规定时间内未完成学业是主因

  实际上,川大此番清退的研究生不仅只涉及法学院,一共包括全校多个培养单位的上百名学生。如川大计算机学院也和法学院同日发布公告,对在学校规定的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的25名研究生作退学处理。

  据四川大学研究生院负责人介绍,以法学院为例,并非一年内就清退28人,而是累积了一段时间,“如有的学生入学已经多年,依然没有取得毕业资格,因此成为此次的清理对象。”

  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公布退学名单?该负责人表示,之前学校其实给过学生时间和努力的机会。同时,他提供了一份依据:2017年2月4日,教育部出台《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指出“学生有下列情形之一,学校可予退学处理”,其中就明确包括“学业成绩未达到学校要求或者在学校规定的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的。”

  川大法学院本次被清退的学生,均属在规定期限内未完成学业的情况。对于“学习年限”,国内很多高校的规定是统一的。根据四川大学研究生院官网10月23日公布的《关于严格执行研究生最长学习年限的通知》(2020-2021学年第一学期),“硕士研究生最长学习年限不得超过4年,学制为2年的专业学位不得超过3年,非全日制专业学位最长学习年限若教指委另有规定,则按相关文件执行;博士研究生最长学习年限不得超过6年”。

  2017年9月30日,四川大学对超过学习年限的博士生和硕士生分别给予了2年和1年的时间,在此期限内,虽然没有达到毕业和授位的标准,但是修完了规定学分,并提交了达到一定要求的毕业论文后,学生可以获得结业证书。截至2019年,有上百名博士生提交了论文,获得了结业证书,但是依然还有部分学生未提交论文,因此成为被清退对象。

  从培养规律和海内外高校惯例看

  4到6年的培养时间是合理的

  能够顺利获得硕士、博士毕业证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据四川大学相关负责人介绍,以博士生申请毕业证书为例,学生完成学业后,需提交学位论文,先由导师审核,再提交学院审核,通过后交由校外专家“盲审”,待全部通过后方能进入正式答辩环节,最大程度保证学生答辩的公平。

  以上所有环节通过,学生才可以获得毕业证书。据四川大学相关负责人介绍,学校在一视同仁的基础上,对任何学生都严格执行此项规定。记者了解到,在清退的名单中,也包括了学校的在校教职员工。

  “或许会有人认为,学校为什么不延长学业时间?4—6年是否具有科学性?”面对记者的发问,该负责人对此解释,从培养规律和国际国内高校的惯例来看,4到6年这个时间是合理的,作为学生,应该承受一定的学业压力,如果学业时间太长,学生容易懈怠,不利于学习。而且绝大部分的学生都能如期毕业。

  若3年内有两名学生未毕业

  导师当年停止招生

  严把“毕业关”,目的就是为了确保硕博研究生培养质量。

  据统计,此次川大清退的学生中,MBA(工商管理硕士)占到了很大比例,还有很大一部分属于“在职定向生”。记者也注意到,教育部早在几年前就规定,高校招收的“定向生”不能超过当年总招生人数的5%,甚至还有高校已经不再招收定向学生。据一名川大博士生导师介绍,国家、学校对研究生的学业要求很高,需要通过学习时间保证质量,所以各高校都严格控制“定向生”的比例。

  不仅是对学生严格要求,学校也对导师作出了严格规定。在这方面,川大有的学院规定,导师在3年内,如果有两名学生没有毕业的,导师当年则停止招收学生。

  日前,教育部出台规定《研究生导师指导行为准则》,明确“导师是研究生培养的第一责任人,肩负着培养高层次创新人才的崇高使命”,要求导师“加强培养过程管理,指导研究生做好论文选题、开题、研究以及撰写等工作”。

  川大一位博士生导师表示,学校从招生、培养、授位全环节都很严格,加强对培养过程的管理、对学位论文等结果的要求等,目的就是进一步提高学生的培养质量。“这也是川大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具体举措。”(李子屯 四川在线记者 李寰)

  链接

  多所高校发布硕博清退通知

  近几年,硕博生清退已经越来越多。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已经有30多所高校公示清退超过1300名硕博研究生,原因涉及“已超最长学习年限”“未报到入读”“申请退学”等方面。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对2013年及以前入学且至2020年9月仍未获得学位的全日制硕士研究生、2012年及以前入学且至2020年9月仍未获得学位的GCT工程硕士研究生(超过学校规定的最长学习年限)作退学处理。

  10月20日,东北大学对该校52名超期博士研究生发出学籍预警。所列名单显示,其中有人早在2002年就已入学,读博期限最长或已达到18年。

  7月,浙江财经大学也在官网公布了《关于严格执行研究生最长学习年限的通知》,其博士研究生学习年限为3-6年,硕士研究生学习年限为2.5年,研究生申请延长学习年限不得超过1年。

  除了严格执行最长学习年限的规定,还有学校采取了学籍预警机制。如华南农业大学研究生院9月30日就对2021年6月即将达到最长学习年限的研究生进行第一次学籍预警。据《中国青年报》

  即时评

  读懂热议背后的公众期待

  近年来,硕博研究生被清退事件不再新鲜,但四川大学和国内多家高校的此举,依然引发公众热议。网络空间里,一个个疑惑从未消散,一个个追问直击核心:“招收标准是否降低?”“管理方式是否科学?”“相关学制是否合理?”……舆论的热切关怀,表明“清退”击中了现实和人心。

  公众的目光如此聚焦于一次常态化的学校管理行为,折射出群众对高等教育改革以及高校教学质量提升的新期盼。川大作为放眼世界一流大学的A类高校,不仅有成果与光环,还有刀刃向内的气魄与胆量。高校类似的一次次“清退”举措,近年似已成寻常。但这样的常态里,恰恰隐藏着中国高等教育走向强大的密码。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