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豆设备网

植物名录库

当前位置: 首页 > 植物 > 植物名录库 > 四川发现灭绝物种 200株野生云南梧桐“复活”

四川发现灭绝物种 200株野生云南梧桐“复活”

四川发现灭绝物种 200株野生云南梧桐“复活”

  野生云南梧桐开出的花朵。

  四川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博士、副研究员郝云庆介绍,截至目前,国内仅在攀枝花发现野生云南梧桐林。

  但此前,因世界保护联盟将它列为灭绝物种而从《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中除名。

  1984年

  云南梧桐被定为二级重点保护植物后,世界保护联盟在1998年曾宣布它们野外灭绝。

  2004年

  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在巡护工作中发现近200棵野生云南梧桐。

  2010年

  该保护区的高级工程师余志祥等人对云南梧桐进行人工繁育,并取得成功。

  2015年

  7月2日,首批58棵人工培育云南梧桐已经完成移栽。目前,研究人员正在向有关部门申报,帮助云南梧桐恢复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的身份。

  7月7日上午,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高级工程师余志祥,穿梭在保护区的山间密林,寻找着一种叫云南梧桐的植物。据余志祥介绍,在2004年,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在巡护工作中发现,保护区内有野生云南梧桐近200株。

  发现近200株云南梧桐

  难自我繁殖,人工繁育获得成功

  在该保护区,成都商报记者看到,在植株不高的云南梧桐树冠上,有的枝头正在开花,有的结出豆荚似的果实,看起来十分漂亮。据余志祥介绍,根据种群调查发现,云南梧桐自然条件下能形成种子,但多年来林下没有幼苗出现,自我繁殖十分困难。“在保护区内,云南梧桐主要分布在海拔1300~1800m的山坡上,生态环境较恶劣,立地条件差,如不加强物种保护及人工繁殖研究,云南梧桐极有可能面临“再次”野外灭绝的危险。”

  2010年6月,在攀枝花市科知局的支持下,攀枝花苏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启动了“濒危物种云南梧桐繁育研究”项目,联合四川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在云南梧桐繁育研究的基础上,进行了濒危植物云南梧桐繁育生态学研究。

  据余志祥介绍,他们上山收集云南梧桐的成熟果实,进行种子育苗。“采集的种子饱满度不高,发芽率和成活率仅为20%左右。”2011年7月,他们将第一批幼苗移送到野外的山上种植,然而山上发生一场山火,这些幼苗未能幸免。“后来我们发现,这些云南梧桐并没有死亡,又从根部长出了幼苗。”余志祥说,他们发现这些梧桐根部发育成一个‘萝卜’状的茎状块,只要不伤及根部,就不容易死亡,这说它们明已经逐渐适应这里的生长环境,生命力比较强。但是,被火烧过的云南梧桐无法再进行研究。

  为此,余志祥等人不得不重新培育,经过3年的精心呵护,58棵幼苗长到了1~3米的高度。今年7月2日,正逢当地雨季,余志祥和工作人员将人工培育的云南梧桐移栽出大棚,种植在保护区内,“究竟这些幼苗能否适应环境,还需要进一步观察。”另外,在扦插方面,余志祥也取得进展,“20%的枝条生根发芽,但目前还不能进行移栽。”经过几年的研究,该研究团队已经掌握了一套成熟的人工培育体系。

  建议将云南梧桐恢复到

  《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

  今年3月27日,余志祥及他的团队的“濒危植物云南梧桐繁育生态研究项目”成果被省政府授予四川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三等奖。

  1998年世界保护联盟(IUCN)公布的1997年度世界受威胁的树木名录中,将云南梧桐列为野外绝灭的3种中国特有植物之一。因此,1999年8月,在国务院批准公布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第一批)》中,没有将云南梧桐列入。余志祥表示,根据国家《LY/T 1683-2006 中国野生植物受威胁等级划分标准》规定,原被认为野外绝灭的物种一旦重新发现,立即撤销其灭绝等级并重新进行确定。建议将云南梧桐恢复到我国《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中去,制定完善的保护措施。“尽可能挽救云南梧桐的生物资源,确保长期以来生物多样性的持续发展。”

  成都商报记者 江龙 摄影报道

  三大因素

  让野生云南梧桐濒临灭绝

  1

  云南梧桐种子10月初即成熟,但直至翌年6月以后才会降雨,种子要经过半年以上的旱季才会迎来发芽机会,极易失去活性导致萌发率低。

  2

  云南梧桐在干燥、炎热的恶劣环境中,自然结实受影响,结实也因营养条件影响质量,自然结实的饱满种子仅占总数48.3%。此两因素严重制约了云南梧桐的自然繁衍。

  3

  鸟类以云南梧桐籽实为食,加上外来入侵植物的竞争等因素,使得云南梧桐生长繁育面临严峻考验。

  两大价值

  野生云南梧桐堪比“珍宝”水杉

  观赏价值

  野生云南梧桐珍贵程度不亚于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水杉。水杉也曾被宣布灭绝,之后在湖北发现少量的野生水杉,也是通过人工繁育,使这个稀少的物种重新“活”了过来,还成了人们常见的景观树。同样,野生梧桐也有相似之处,云南梧桐枝叶茂盛,外形美观,为优良的庭院树和行道树。对此,可以对云南梧桐进行开发。

  生态价值

  野生梧桐的发现及繁育,最大的好处还可以带来生态效益。在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带,山体植被稀少,选择绿化的树种较少,而野生梧桐十分耐旱,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下生存,这可以作为干热河谷的山地的绿化树种。

  我们为什么要关心“一棵树”的生死

  生物多样性

  “生物多样性”是指地球生物圈中所有的生物,即动物、植物、微生物,以及它们所拥有的基因和生存环境。人类不可持续的生产和消费方式破坏了生物多样性,从而威胁生态系统。为了保护地球生物多样性,1992年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上,包括中国在内的153个国家签署了《生物多样性公约》。

  一个你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动植物对我们有什么用

  给我们提供衣食

  帮我们阻挡灾难

  1、直接价值:生物为人类提供了食物、纤维、建筑和家具材料及其他生活、生产原料。

  2、间接使用价值:生物多样性具有重要的生态功能。在生态系统中,野生生物之间具有相互依存和相互制约的关系,它们共同维系着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提供了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如:食物、水和呼吸的空气),保护人类免受自然灾害和疾病之苦(如,调节气候、洪水和病虫害)。野生生物一旦减少了,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就要遭到破坏,人类的生存环境也就要受到影响。

  3、潜在使用价值:野生生物种类繁多,人类对它们已经做过比较充分研究的只是极少数,大量野生生物的使用价值目前还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这些野生生物具有巨大的潜在使用价值。

  物种灭绝,人类受害很大

  2015年6月19日美国权威杂志《科学进展》发表《现代人类导致的物种加速流失:进入第六次物种大灭绝》:

  过去一个世纪里,受人为活动影响,地球上脊椎动物的灭绝速度比先前加快了100多倍。

  最大的影响是生物多样性的丧失。物种灭绝产生的生态连锁效应,最终会导致人类和其他生物赖以生存的食物链断裂。

  比如为农作物传授花粉的蜜蜂,可能在三代人的时间内完全消失。

  人类如果不采取措施遏制这种状况,可能在(第六次物种大灭绝)初期便消失。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数据显示:

  每年都有约50种动物加入濒临灭绝的行列。

  2015年我国发布《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

  我国27种高等植物和4种脊椎动物已灭绝。

  我们面对艰难问题

  地区利益与全球利益的冲突

相关信息: